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时事政治 > 国际 >

河北锯腿男子怕自己新闻降温:那意味着再等死

时间:2013-10-24 14:00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网宣 点击:我来说两句
内容摘要: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 自动播放 play 郑艳良:锯腿自救 play 自锯病腿农民情况改善 play 锯腿的农民 向前 向后 锯腿等死者郑艳良的医保与依靠 农村医疗保障体系难保证大病患者治疗费;国家正通过试点、政策调整解决大病难治问题 2012年4月13日,河北农民郑
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  
郑艳良:锯腿自救 play 郑艳良:锯腿自救
自锯病腿农民情况改善 play 自锯病腿农民情况改善
锯腿的农民 play 锯腿的农民 向前 向后

  锯腿等死者郑艳良的医保与依靠

  农村医疗保障体系难保证大病患者治疗费;国家正通过试点、政策调整解决大病难治问题

  2012年4月13日,河北农民郑艳良锯下自己右腿那一刻,并没想过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,只是觉得自己活得不像个人。

  双腿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,让他失去行走能力,双腿溃烂、露骨,伤口间长出蛆虫。

  去过北京、保定多家医院的他,得到的答复是要么治不了,要么需要30万乃至上百万元的治疗费。没钱的他决定回家等死。

  虽然交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障的参合款,但根据政策去年他的报销上限是7万元,额外的钱他“后半辈子也还不完。”

  他的举动引来全国媒体关注,虽失双腿,但他不用等死了,各界捐款、政府协助,成了他新的依靠。

  而就在郑艳良所在的村子,很多村民同样因病返贫、大病难医,他们,又要去哪里寻找依靠?

  A12-A13版/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河北报道

  郑艳良用一根钢锯和一把水果刀把自己右腿锯掉后的一天,保定一家医院的医生问他所在村子的村医郑克新,“你们村那个郑艳良啥时候没的?”

  郑克新说,郑艳良这会儿正在村里跟人侃大山,他活了。

  打听郑艳良的是他最后求救过的医院。去年正月初八,该院医生断言,他活不过5到10天。

  这不是郑艳良听到的第一个“死亡宣判”。事实上,在他自锯右腿前,保定、北京多家医院对他的诊断结论,要么是没法治,要么是需要30万乃至上百万的医疗费,做手术会有生命危险。而不治疗,他最多只能再活两三个月。

  河北省2012年参加新农合的农民,每人年度内累计报销上限为7万元。30万,是郑艳良能报销医疗费的4倍多。

  没钱的郑艳良决定回家等死。之后他锯掉了腐烂的右腿,只为引痛成一快。

  然而郑艳良却活了。如今,他正躺在医院,接待一拨又一拨的来访者。

  救命稻草

  郑艳良怕自己的事降温。降温对他意味着,像他锯掉腿之前,只能躺在床上等死。

  郑艳良坐在病床上,对着录音笔和摄像机,一遍遍地诉说遭遇。

  去年他得了病,医院要么说没法治,要么说要花百十来万,新农合报不了那么多钱,他回家等死,后来把自个儿的腿锯了,反而一天比一天精神。

  等待死亡的18个月,断腿处原本稀烂的皮肉居然开始包裹断骨,他才又燃起活下去的希望,他打电话给媒体,想要人给他捐个假肢。没想到全国都知道了他的事。

  他曾在北京打过工,锯腿事件引来媒体报道后,几个十多年都不曾联系过的朋友坐着高铁专程来看他,落泪道:“你咋把自个儿的腿锯了?”

  郑艳良觉得酸楚,又不知道该说啥,“这不都是被逼的?”

  从10月9日起,他平均每天接受采访和接电话的时间,差不多10个小时。

  面对摄像机时,他黑瘦的脸上表情丰富,有时会扬着脸,“谁不信你让他来看看?”

  大多数时候,他脸上挂着笑容。有记者推开房门,他总会坐起来;有人打电话要给他捐款,他会先说“你好,谢谢你关心我”。声调很轻。

  也有发怒时。记者去郑艳良所在的村子,打听像他一样得了大病村民的状况,他打电话质问,“我告诉你,你只能管我的事,不要管他们的事。”

  挂断电话,他还通知了地方官员,于是,有人开着车满村找记者。

  过了一会,他又让家人给记者打电话,为刚才的发怒道歉,“有政府的人在旁边看着,我才这么说。”

  若没有地方官员在病房守着,他会对媒体说,“感谢你们记者,也感谢社会,你们帮了我。但我不感谢政府和医院,是媒体报道我了,政府才让医院给我免费治病,再说医院治好了我,他们也出名了。”

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多,病房内外都闹哄哄的,摄像机的支架差点绊翻了端着输液盘的护士,护士嗔怒,请媒体先出去。医生也劝他赶紧平复一下亢奋的情绪,尽早手术。

  点头答应的下一秒,他撩开被子,取下仅剩15厘米的右腿上罩着的纱布,露出皮肉未能包裹住的一截青森森的腿骨,给摄像机留足时间来个特写。

  他怕自己的事降温。

  降温对他意味着,像他锯掉腿之前,只能躺在床上等死。

  等待死亡

  保定252医院的医生一看他在北京301医院做的核磁共振报告,压根儿就没接收,医生说可以输扩张血管的药,能活5到10天。

  郑艳良常常回忆双腿健康的日子,以前在砖窑厂打工,身高1米67的他两脚陷进泥地里,一次能拉200块、上千斤重的泥坯车。

  闲暇时,除了抽烟,他唯一的爱好是打几圈小麻将。

  2012年1月28日,正月初六,过年无事,郑艳良在自家正屋摆了张麻将桌,约几位村民前来,天黑了,麻将局散了场。

  饭菜摆在桌上,郑艳良刚准备喝上一口。忽然间,“像刀子在猛剜肉”一样的痛自右臀向腿下蔓延。

  “屁股蛋子疼,我去卫生室看看。”他告诉妻子沈忠红,并尝试着站起来,用左腿走路。

  在卫生所,村医没有找出病因。他先是给郑艳良扎了止痛针,随后叫了一辆面包车将他送往保定的河北大学附属医院。

  次日11点,医生将核磁共振报告放到他面前,只说了一句话,“转院去北京吧”。

  此时,郑艳良的腿已不能走路,他花2000元雇了辆救护车,赶往北京301医院,在急诊科,他又花1400元做了个核磁共振。

  结果很快下来,郑艳良的心凉了。

  急诊科医生告诉他,他的双腿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,只能做截肢手术,双腿都得截,手术费大概30万。

  郑艳良回忆,医生对他说,这种手术能活下来的几率只有20%。即使手术成功,整体治疗费用可能需要上百万元;如果不手术,他的腿会因无法供血而腐烂,最终危及生命,最多能活两至三个月。

  在北京301医院楼道里的担架床上,郑艳良没怎么想就做出了决定:放弃。“我一听医生那意思就是没治了,没希望咧。”

  离京的救护车上,他又不甘心,还想再查查,就和沈忠红去了保定的252医院。

  252医院的医生一看他在北京301医院做的核磁共振报告,压根儿就没接收,医生说可以输扩张血管的药,能活5到10天。

  这击垮了他残存的希望。正月初八,郑艳良被抬回了家。

  回家十多天后,他右腿开始变黑,溃烂流脓,最后腿骨外露。他居住的东屋恶臭阵阵,除了每天给他擦药的沈忠红,无人愿进入这间房子。

  2012年4月13日,农历三月二十三,郑艳良坐起身,看到右腿距大腿根15厘米以下呈黑色,手触已无知觉。左腿脚踝下也是黑色。

  更难以忍受的是,他用10多厘米长的水果刀挑开流脓的皮肉,里面蛆虫蠕动。“我得把这腿弄掉。”

  郑艳良拿过平时锯细钢筋棍的小钢锯,用毛巾裹在一根竹质的痒痒挠上,塞进嘴里咬紧牙关,拿水果刀挑开稀烂的皮肉,钢锯直接搁在了大腿骨上。

  没有麻药,他把消毒用的碘伏淋在伤口上。

  那20分钟里,他一声不吭,狠命使劲锯,他把锯下来的右腿像抛垃圾一样扔到地上,取下塞在嘴里的毛巾,4颗槽牙瞬间掉了下来。

  锯完右腿后的第二天,郑艳良用手把无力的左腿搬起来,想换个舒服的坐姿,未想,左脚自动脱落,离开身体。

  农村医保困局

  侯宝峰说,医院越好,报销的费用越少,这是新农合的现实——合作医疗目前只能满足农村居民基本的看病需求,大病患者的费用很难保证。

  在郑艳良生活了47年的清苑县东臧村,郑家不富裕,房子是33年前盖的,房顶漏雨,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。

  家里有4亩多地,郑艳良常年在家门口的砖窑厂打工。一年下来全家的收入有一两万元。妻子沈忠红多病,每年看病也得花去七八千元。

  好在郑艳良未雨绸缪,2007年,清苑县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县之一,当年东臧村的参合率只有约67%,郑艳良给一家人全都交了参合款,这让沈忠红的诊疗费能报销一部分。

  可转眼间,家庭支柱郑艳良又到了回家等死的境地。

  负责郑艳良诊疗工作的保定第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韩冰称,当初郑艳良如果入院治疗,本可以得到政策允许范围内的救助,但他认为自己的病没法治,放弃去医院治疗,让本该有的救助成空。

  这种说法让郑艳良愤怒,“要是当时还能给我一点点希望,谁能回家等死呢?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Tags标签: 新闻 自己 河北 男子 降温 意味着 锯腿 等死 责任编辑:姚启明
相关新闻
  • 华北六省区市联合治污 河北省长:已到风口浪尖
  • 北京故宫内男子持刀杀害两人后自杀未遂
  • 河北宣传部长:坚持正面宣传和舆论斗争两手抓
  • 河北男子自锯病腿调查:新农合被指只能保小病
  • 河北自锯病腿农民治疗方案初定 或下周手术
  • 发表评论
    频道推荐
    视觉焦点
    新闻排行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1 版权所有:陕西法制网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陕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
    电话:029-87298381 传真:029-87297221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郭琳琳 律师 本网编采工作人员名单  陕ICP备15001284号
    技术支持:陕西大关中网络传媒有限公司